個人信用信息反映了公民的信用狀況,可以用來對公民信用作出全面的判斷,其中的不良信用記錄可作為法定範圍對公民權利進行限制的依據,但這必須限於現有的法定範圍,超出法定範圍限制公民的權利,就是對公民信用信息的誤用濫用,有權力越位或行政違法之嫌。
  江蘇睢寧縣居民張某這些天比較鬱悶,他查到自己今年有2次闖紅燈記錄,“罰錢是小事,關鍵是要被扣信用分了。”睢寧縣2010年起全面啟用大眾信用信息管理系統,大到違法亂紀,小到拖欠信用卡水電費,都會在這個系統中顯示出來。114萬市民每年根據分數被劃為A、B、C、D四個信用等級,最高的A級可以享受一些優待,D級則會處處受限。
  像張某這樣因闖紅燈被扣信用分,由此可能在個人貸款、入學就業、資格審查、申請社會救助等方面受到限制,在睢寧縣幾乎成為人所共知的“罰則”。按照當地政府的說法,推行全覆蓋式的大眾信用管理制度,就是要讓良好信用行為人受到優待,讓不良信用行為人受到制約,形成“一處守信,處處受益;一處失信,處處制約”的社會共識,以此提高公民文明素質,促進社會風氣好轉。這種做法的出發點固然不錯,也取得了一些頗受百姓認同的效果,但是,在建設法治文明的今天,政府的任何施政行為,特別是直接針對公民權利的施政行為,都必須經受合法性的考驗。如果一種施政行為明顯背離了法治的原則,那麼無論它具有多麼良好的初衷和看似積極的效果,也屬於權力的越位或錯位,甚至涉嫌行政違法。
  睢寧縣大眾信用信息管理系統涵蓋的內容分為三類,第一類是通常意義上的個人徵信內容,如銀行還貸記錄、信用消費記錄、水電氣繳費記錄等;第二類是一些違法行為,如交通違章行為、治安違法行為;第三類是一些不文明行為或不道德行為。目前條件下,第一類信用行為原本已納入由金融機構掌握的徵信系統之中,公民若有這類不良信用記錄,將在個人貸款、信用消費等方面受到相應的限制,無需政府在此之外施加其他限制。同樣,公民如果有交通違章、治安違法等行為,按照現有法律法規須受到相應的處罰,無需政府另行施加限制或作處罰。第三類不良信用行為大多屬於公民教養或道德層面的問題,一般予以教育、規勸、輿論譴責即可,政府如果動用行政手段進行製裁,顯然是過於嚴苛了。
  必須看到,那些被當地政府用來對不良信用行為人施加限制的事項,如政審類考察、資格審查、執照審核、社會救助等,它們本身都自有相應的評判和審核標準,有的還是法律明文規定的標準。這些事項與公民權利的行使或救濟密切相關,政府如果在原有標準之外附加新的標準,在法定門檻之上擅自抬高門檻,就是給公民行使權利、獲得救助設置了更大的障礙,將造成公民權利受損和流失。一個公民申請教師資格、律師執業資格,或者申請工商營業執照、申請低保救助,如果他符合法定的申請條件,他的申請就應當得到核准,他的權利就應當得到保障;如果他有過水電氣欠費記錄或交通違法記錄,在依法依規受到相應處理處罰之後,有關部門仍揪住他的這些不良信用記錄不放,以此限制或否決他申請資格、執照或救助,這就是典型的一事二罰、法外施罰,構成了對公民權利的侵犯和剝奪。
  個人信用信息反映了公民的信用狀況,可以用來對公民信用作出全面的判斷,其中的不良信用記錄可作為法定範圍對公民權利進行限制的依據,但這必須限於現有的法定範圍,超出法定範圍限制公民的權利,就是對公民信用信息的誤用濫用,有權力越位或行政違法之嫌。政府權力缺乏監督制約,一不小心就露出權力越位或違法行政的“尾巴”,睢寧縣推行大眾信用管理出現的問題再次警醒我們,深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、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等綜合改革,強化對政府權力的規範和監督,依法保障公民權利的實現與救濟,任重道遠而未有窮期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m14cmmavr 的頭像
cm14cmmavr

碧咸

cm14cmmav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